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剑道第一仙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教你做事
    听到月诗蝉的名字,苏奕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白衣负剑,眉目如画,清丽若仙般的少女身影。

    犹记得当初在大周玉京城,少女曾主动发出邀请,期盼能够和自己一起同行,前往大夏参加兰台法会。

    这一晃,都已过去三个月时间了。

    不过,苏奕对于月诗蝉能够在大夏扬名,倒是并不意外。

    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苏奕就看出,月诗蝉天资之高,剑心之坚,堪称万中无一,极为惊艳。

    当时,他甚至都生出一丝惜才之心,表示愿意当月诗蝉求道途中的引路人。

    当然,当时的月诗蝉以“考虑考虑”为由给拒绝了。

    但这依旧掩盖不了苏奕对她的欣赏。

    毕竟,身为剑修,苏奕对同样执着于剑途的月诗蝉,难免多出一些偏爱。

    而此时,当察觉到元恒的目光看向苏奕,清芽禁不住好奇道:“元恒大哥,你和苏奕哥哥,莫非认得月诗蝉?”

    见苏奕没有反对,元恒这才说道:“认得,月诗蝉和我们一样,皆来自大周,早在前往大夏之前,月诗蝉就已是名震大周的羽流王,一个称得上惊采绝艳的传奇人物。”

    “大周?”

    霍云生、钱天隆、孙枫闻言,皆怔了一下,旋即这才想起,大周是何等地方。

    “想不到,大周那等偏远贫瘠的弹丸之地,竟然能够走出月诗蝉这等奇才,实属难得。”

    霍云生感慨。

    “这倒也不奇怪,最近这些年,或许是因为暗古之禁力量快要彻底消散的缘故,苍青大陆上百个国度中,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堪称耀眼的修道种子。”

    一袭银袍的钱天隆淡淡说道,“当然,还有不少夺舍者、以及身怀古老道统传承的幸运儿。”

    孙枫抚摸着下巴,道:“这天下奇才妖孽众多,可像月诗蝉这般,能够打败青乙道宗真传弟子‘罗寒川’的,可并不多,更何况,一般人物,谁能像月诗蝉般,拒绝加入天枢剑宗修行?”

    话语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清芽眨巴着清澈的眸,看向苏奕,道:“苏奕哥哥,在我心里,你才是大周最厉害的天才!”

    苏奕不禁莞尔,摇了摇道:“我可不是天才。”

    钱天隆嘿地笑出声,虽没有说一个字,可那神态间的不以为然,谁都能看得出。

    这让元恒脸色一沉,他可以忍受别人对他的轻慢,可以不在意这些云天神宫传人对他这等妖修的轻蔑。

    可当看到苏奕被这般对待,却无法容忍!

    他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我本来以为,云天神宫的修士,当有远超寻常的气度和风采,可不得不说,你现在的做派,未免显得太过无礼!”

    此话一出,在场气氛顿时沉闷下来。

    霍云生和孙枫皆皱眉,似没想到,元恒竟敢当面指责钱天隆。

    再看钱天隆,脸色猛地一沉,皮笑肉不笑道:“你……这是在教我做事?”

    凌云河脸色微变,连忙道:“两位息怒,些许言辞之争而已,莫要闹得不愉快。”

    钱天隆冷哼一声,道:“凌道友,既然那妖修心中不服,那我就把话说明白了,若不是看在你和清芽姑娘的面子,我等可不会理会这些来自弹丸之地的散修和妖修!”

    话语中,再不掩饰内心的不屑和鄙夷。

    这让元恒和白问晴的脸色都难看了三分。

    凌云河忍不住看了苏奕一眼,却见后者自顾自饮了一杯酒,没有说话。

    可那种冷淡自若的姿态,却让凌云河心中发紧。

    “钱道友,你这是何意?”

    凌云河咬牙,猛地一巴掌拍在案牍上,怒道,“苏道友他们,乃是我们朋友,你当着我凌某人的面,却三番两次诋毁他们,未免也太过分!”

    清芽也不悦道:“就是,真以为你们是云天神宫传人,就能高人一等了?等我见了小师叔,一定要问问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眼见凌云河与清芽罕见地动怒,这一幕,完全出乎霍云生、钱天隆、孙枫他们的意料。

    尤其是钱天隆,脸色都变得明灭不定起来,心中极为恼火。

    他可以不在意苏奕等人,却不得不在意凌云河与清芽的态度,否则,一旦真让闻心照知道这些事情,那后果就很难说了。

    气氛压抑沉闷。

    霍云生开口了,道:“钱师弟,闻师姐是让我们来接人的,莫要乱来。”

    说着,他笑着对凌云河与清芽说道:“两位也请息怒,钱师弟口无遮拦,触怒了两位,我代他赔个不是。”

    他这番话,看似是退让了一步,实则仅仅只是向凌云河与清芽赔礼而已。

    至于苏奕等人,完全被忽略了。

    其中态度,昭然若揭。

    凌云河哪会品不出来?

    他心中暗恼,这些眼高于顶的大势力子弟,简直是蠢不可及,若真把苏奕惹怒了,可根本不会在意你们什么身份,直接便杀了!

    凌云河深呼吸一口气,没有理会霍云生,朝苏奕歉然抱拳道,“苏道友,还请息怒,莫要计较这些,等到了灵曲城,凌某再设宴,跟道友赔罪。”

    “你没做错,何须赔罪,”

    苏奕随口道。

    “苏道友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我钱天隆做错了,还要我来亲自给你赔罪?”

    钱天隆冷冷问。

    此话一出,凌云河暗呼要糟。

    就见苏奕将手中酒杯放下,目光看向钱天隆,淡淡说道:“你不止要赔罪,还要跪在那赔罪,否则,我今日不介意教教你怎么做事。”

    霍云生、孙枫皆错愕,脸色阴沉不少,这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该说的话?

    之前,念在凌云河、清芽的面子上,他们已打算息事宁人。

    可谁曾想,却有人不识好歹!!

    就见钱天隆怒极而笑,拍案而起,道:“我倒真想看一看,你一个小小散修,拿什么来教我做事!”

    说着,他目光一扫霍云生、孙枫,以及凌云河、清芽,道:“各位,你们莫要阻拦,这件事,由我一人和苏道友做个了断,不过你们放心,我保证不杀人便是!”

    话语冰冷中透着倨傲。

    霍云生和孙枫皆沉默,冷眼旁观,不愿再劝阻,苏奕的态度,让他们也怒了,由钱天隆出手,给予对方一个教训,若能让对方清醒认识到差距,也不算一件坏事。

    凌云河也很生气,冷哼不语。

    清芽则说道:“你也放心,我保证不阻拦。”

    元恒和白问晴看向钱天隆的目光,则带上一抹怜悯。

    “来来来,苏道友,我就站在这,等着你来教我做事!”

    钱天隆冷笑开口。

    他一袭银袍,仪态出众,虽然修为只在辟谷境中期,可身为云天神宫内门真传弟子,无论是大道底蕴,还是在掌握的传承和法门上,皆远不是世间修士可比。

    别说在辟谷境,就是这世俗中的元府境修士,都不被钱天隆放在眼中!

    这便是顶级势力的传人,一个个经由千挑万选,层层考核,最终脱颖而出的,皆是人中龙凤,修道俊才。

    可惜,这次他碰到的是苏奕,一个在前世便称尊大荒九州,剑压诸天的恐怖存在。

    纵使现在是辟谷境修为,可又哪可能将钱天隆这等小角色放在眼中?

    “这家伙真是找虐啊……”

    清芽暗自嘀咕。

    凌云河心中憋着一口气,眼神冷冷看着,在苏奕手底下,聚星境人物也如土鸡瓦狗般不堪,妖孽如涅风圣子,也都差点被劈杀,仓惶而逃。

    这钱天隆……还真是不知死活到了极致!

    元恒和白问晴自然更不会替苏奕担忧,两个妖修从踏上这宝船,就被连番诋毁和轻蔑,心中早攒了一肚子火气,早巴不得狠狠收拾钱天隆一顿。

    “要让别人教你做事,就要端正姿态,先跪着吧。”

    就见苏奕说着,随手在虚空一按。

    轻描淡写的一击,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凝聚,如神山般镇压而下。

    轰!

    三丈外,钱天隆浑身一僵,周身气机骤然轰鸣,攀升到极致,双手如扛鼎般猛地举起。

    可仅仅眨眼间,众人就发现,钱天隆脸颊涨红,额头青筋爆绽,似不堪重负般,体内骨骼都产生一阵密集如炒豆似的爆鸣。

    砰!

    紧跟着,钱天隆身前的案牍炸开,酒盏杯碟皆破碎齑粉。

    而在他双脚下,覆盖在地面的禁阵力量运转,产生耀眼的光雨,似在抵消钱天隆脚下传来的压迫之力。

    这一幕,让霍云生、孙枫瞳孔皆骤然一缩。

    可不等他们反应——

    砰!!

    钱天隆躯体骤然弯曲,双膝狠狠砸地,震得整个殿宇都猛地一颤。

    众人身前案牍上的杯盘都一阵乱颤作响。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随意一掌,便镇压钱天隆跪地!

    这位云天神宫的内门真传弟子,搁在大夏年轻一代中,也称得上俊杰,足以让世俗中那些老辈人物自惭弗如。

    然而,在这一掌之下,他仅仅支撑了不到三个呼吸之间,百年直接跪了。

    不堪一击!

    不远处的案牍后方,苏奕饮了一杯酒,语气随意道:“不服气就站起来,反正闲来无事,我便让你跪到心服口服为止。”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白宫附近发生冲突| 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最无奈的是,被偷走的人生终究还是无人买单| [岛叔说]“万物皆可杠”?这病得治| 前锋黄喜灿“中招”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 多家薯片含致癌物| 高校开设弹珠课| 消失小灵猫现浙江| 长征六号发射成功| 从五中全会精神中把握国之大者 落实好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新要求| 55种药品降价|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 [解局]日澳拟签“准军事同盟”协定,历史教训忘了吗?|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听见她说》,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 白宫内鬼现身了| 剑桥大学喊话学生| 怎么玩娱乐圈,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 彻底断了倒卖个人信息的“毒瓜秧”| 首个辣条博物馆| 山东“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家属回应:他状态还不错|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驾校: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 蚂蚁启动退款程序|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 “炫富”鼻祖李白?刘邦说,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 新疆新增病例6例| 前锋黄喜灿“中招”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