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 123:你俩什么情况
    虽然方才在上面的时候,轩辕天澈说可以顺着他和纪恒璟打的盗洞进来,但最后轩辕天歌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由祁渊定位,直接撕开了一个空间裂缝,直达了地宫的主殿外面。

    昏暗的地宫中,到处都充斥着一股腐朽的气息,墓道里的长明灯一直都亮着,仿佛永远都不会熄灭。

    主殿的石门外一片狼藉,从满地的碎石来看,完全能够看出当时轩辕天澈和纪恒璟二人在这里遭遇镇墓兽之后发生了多激烈的打斗。

    此时再次站在这里,轩辕天澈愤愤地扫了一眼石门旁已经少了镇墓兽的地方,忍不住同轩辕天歌道:“先前就是在这里,墓室门都还没打开呢,那镇墓兽就突然活了过来。后来还一路追着我们跑,要不是正好遇到了姜二队长,估摸我和阿璟就已经死在了那镇墓兽的口中了。”

    不过可惜的是,虽然他这话有意图告状的嫌疑,却并没有引起轩辕天歌的同情,反而还被她淡淡地扫了一眼,十分不客气地道:“若你和四哥夫不来这里,又怎么会遇到这种麻烦事儿?当初你是怎么同家里保证的?说好了只管开着店就金盘洗手不干下地的活儿的,结果呢?”

    轩辕天澈自知理亏,当即心虚地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先进去吧,这石门没有机关,得靠蛮力将门给推开。”

    要说蛮力的话,姜二队长立刻不甘示弱地撸了袖子,“我来推。”

    “倒也不必推。”结果姜二队长的一双手还没有摸到石门,祁渊却是轻轻一笑,而后轻飘飘地一挥手,沉重的石门立刻发出一声闷响,缓缓地被打开了。

    没能挣到表现的姜不眠干巴巴地一笑,又默默地退了回去。

    主殿石门打开,里面却灯火通明。

    一十二根铜柱上,烧着万年不灭的鲛油,即便还没有进去,站在门外的人也能一眼瞧清里面是个何等模样。

    血色的大阵几乎铺满整个主殿的地板,而在大阵的中央,摆放着一口巨大的铜棺,棺盖已经被掀翻在地,由此可见躺在棺中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轩辕天歌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直奔阵中的铜棺。

    她缓缓探头往棺中看了一眼,而后又收回目光打量着四周。

    “这就是白大他们在队长群里说的那什么厍阴祭祭坛了吗?”姜不眠一边打量着血色大阵,差点被满地的复杂咒文给晃花了眼,一边大呼小叫地道:“我听白大在群里说,这种厍阴祭有五个祭坛来着,之前你们捣毁了两个,再加上眼前这个,不就只剩下两个了?”

    姜不眠凑到铜棺前往里瞅了一眼,而后继续道:“眼下这个算是祭成了对吧?那之前被你们捣毁的那两个是成了还是败了?”

    “成了。”祁渊跟着走了过来,目光盯着地上的大阵,淡淡道:“加上这个,算是已经三个祭成的了。”

    “卧槽——-!”姜不眠闻言惊悚了,他连忙看向祁渊,问道:“白大说五个祭坛都成功的话,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的,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祁渊点了点头,看向姜不眠。

    姜不眠一听这话后更惊悚了,“那怎么办?五个已经成了三个,剩下的两个还不赶紧找出来啊。”

    “没法儿找。”祁渊叹了口气,“若是能找到,你以为我们不会找吗?剩下的两个祭坛虽然知道方位,可这范围也太大了。”

    “什么厍阴祭?”

    轩辕天澈听着他们的话一头的雾水,忍不住看向轩辕天歌询问。

    然而轩辕天歌却沉默地摇了摇头,一副不想多说的神色,那抓着琉璃珠串的右手缓缓举起,只见五彩光芒突然爆闪,琉璃珠串再度化作了那条彩色长鞭,漠然道:“莫罗既然已经醒了,这个祭坛就已经没用了,不过为了避免后患,这个祭坛还是毁了的好。”

    话音一落,长鞭出手,五彩光芒顿时充斥了整个主殿,啪啪啪地几声鞭响后,殿内的血色大阵连同那口巨大的铜棺都被毁得四分五裂。

    满殿尘烟中,姜不眠一脸心疼地看着地上的铜棺碎片,痛心疾首地道:“把祭坛给毁了就好了嘛,何必还把这么好的一口铜棺也给毁了?!!”

    轩辕天歌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不毁了难道你还想抬回去给自己用?”

    姜不眠还真有这个打算,他心疼地道:“为什么不呢,我家里的那口棺材早就该换了,这口铜棺多好啊,正好可以给我啊。”

    瞧着姜不眠这一脸心疼不已的模样,轩辕天澈抽着嘴角道:“你倒是不嫌晦气哈。”

    鬼知道这口铜棺里躺过什么鬼玩意儿,姜不眠居然还想拉回去自己用,也真是不讲究。

    不讲究的姜二队长还在心疼这口被毁了的铜棺,倒是祁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道:“不用这么心疼,当初在C城的那口铜棺如今正好在总部放着,你要是想要的话,等回去后让夙离给你不就行了。”

    “还有?”姜不眠闻言果然不心疼了,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祁渊笑吟吟地看着他点头,“有,不过那口铜棺里曾经躺了一个糟心的玩意儿,只要你不嫌弃。”

    姜不眠一见他这笑眯眯的模样就立刻警惕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什么糟心的玩意儿?”

    “嵬泽神。”祁渊笑道:“长了两个脑袋,四只手,八条腿的那种。”

    姜不眠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画面,一张脸顿时就绿了,他打了一个哆嗦,原本还想要回去讨要那口铜棺的心思顿时就歇了,“那还是算了,我还是讲究一点儿吧。”

    瞅着姜不眠一张绿哇哇的脸,祁渊十分恶劣地笑出了声儿。

    一旁的轩辕天歌看了他一眼,心想论起糟心来,谁都没有你糟心。

    仿佛是听见了轩辕天歌在心里说什么般,糟心的某人立刻看了过来,而后冲她又缓缓一笑,然后一脸坦荡地握住了她的手,缓声问道:“棺中的人跑了,祭坛也被你给毁了,接下来咱们是回B市呢,还是直接回帝都?”

    轩辕天歌正要开口说直接回帝都好了,结果她话还没出口,轩辕天澈突然跟一阵风似的卷了过来,一把分开了她和祁渊握在一起的手,然后虎视眈眈地瞪着祁渊,喝道:“做什么呢?!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啊!?”

    说完,轩辕天澈又回头瞪向轩辕天歌,“我先前就想问了,你和他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会跟着你一起跑来这里的?”

    突然被自家四哥质问,轩辕天歌顿时卡了壳。

    有一种偷偷摸摸谈恋爱,结果被家长给逮住了的尴尬感觉......

    朽气沉沉的主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空气中都出现了一股微妙的气息。

    面对一脸虎视眈眈的轩辕天澈,和他直白的询问,纪恒璟和姜不眠二人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什么没对的地方。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轩辕天歌和祁渊的身上,神色渐渐变的古怪。

    不是说...小六同祁渊不和吗?!!!

    轩辕天歌静静地看了轩辕天澈一会儿,然后在他渐渐扭曲的神色中,默默地抬头看向了墓顶。

    她这种‘你说什么?我什么也没听见’的做派,顿时令得轩辕天澈狂躁了不少,一股浓浓的危机感突然在轩辕天澈的心中弥漫,而这种危机感的名字就叫做————我家的小白菜真被猪给拱了!

    同样觉得自家白菜被猪给拱了的还有纪恒璟,别说轩辕天澈这会儿看祁渊不顺眼了,就连他看着祁渊的目光都开始变的不善了起来。

    小白菜端着脸皮继续看墓顶,而拱了小白菜的猪却十分的坦然,不仅坦然还很是胆肥,盯着轩辕天澈和纪恒璟不善的目光,身手敏捷地把小白菜一把给抢了回来,而后高调宣示主权:“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么回事儿,我们和好了。”

    此话一出,轩辕天澈的目光越发不善了,阴测测地道:“谁同意了?”

    “她同意了。”祁渊挑衅地冲他一笑,还故意搂着人问道:“凤凰,你说是吗?”

    本想假装自己是个局外人的轩辕天歌:“.......”

    越发觉得糟心了。

    有一种夹在老婆和亲妈中间被逼问谁最重要的蛋蛋忧伤......

    好在‘老婆’虽然有些糟心,却也知道适可而止,挑衅完了之后立刻又解围道:“先从这里出去吧,百名勾魂使莫名奇妙的折在这里,总得上去再找找看他们是怎么折了的。”

    勾魂使消失对于地府来说可不是小事儿,况且还一消失就消失了百名。

    祁渊一手揽着轩辕天歌,一手再度打开了一个空间裂缝,待到所有人都进去后,在空间裂缝即将关闭的同时,他猛地挥手一道黑芒打了出去。

    幽暗的地宫在巨响声中轰然倒塌,连带着上面这一片的地面都出现了剧烈的震动,在震动结束之后,地面甚至还出现了塌陷的情况。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环卫车撞兰博基尼| 五眼联盟,小心被戳……| 如何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到发展全过程各领域?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 7.8元出售房屋| 五中全会公报要点| 长征六号发射成功| TVB新剧片单:欧阳震华马德钟等老艺人回巢,剧里老少配成常态| 马云被四部门约谈| 心动官宣,2020扑通心动表彰大会启动!| 三亚市委书记被查| 彭斯突然结束疫情发布会离场未接受提问 身后记者咆哮抗议|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 别骂张一山了,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 健身卡拟设冷静期| 彻底断了倒卖个人信息的“毒瓜秧”|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听见她说》,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 维也纳恐袭枪手| 白宫内鬼现身了| 55种药品降价| 蚂蚁启动退款程序| 最安全国家排行榜| 特朗普出售直升机|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驾校: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驾校: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 钟南山再获大奖| TVB新剧片单:欧阳震华马德钟等老艺人回巢,剧里老少配成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