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武侠修真 > 诸天最强炼气期 > 第五十一章 两个穿越者
    一剑透穿王龙林胸膛后,此间事情也算是被夏云磊彻底解决。样貌轻巧的转身看着花容失色的小公主以及她身后站着的朱潜灵

    死了?!

    只消看了第一眼,夏云磊就确定了那黑虎军朱将军早已是具尸体,而一旁的小公主却也是看出来了,登时又是一阵泣不成声,扑在那朱潜灵尸首上,声嘶力竭,不住的叫喊着对不起。

    看着这揪心一幕,就连夏云磊也有些招架不住,心中默然。

    这朱将军当真是大义凌凌,竟然在最后身死时刻,依然挺拔的拦在自己使命面前。

    眼中有些干涩,夏云磊不去看着凄惨一幕,扭头到是动身去拾取王龙林五人身上的法宝。

    刚才那一击,夏云磊将那五个圆盘打得四散而飞,散落得到处都是,好不容易才将它们找全,蹲在不远处饶有兴致的拼凑起来。

    几番倒弄,心中很是满意的点头看着自己的杰作,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像,真的像”。

    而他此刻用那五个圆盘拼成的画面却是任谁都想象不到,这世上到是只有何沐风恐怕来了一眼就能认出来。

    借着那五件法宝还残留着一点法力未消散,夏云磊将五种颜色的光盘分别拼接成了两排,上面三个,下边两个,环环相连。

    这竟是个奥运五环的样子!

    看着这五环,夏云磊喃喃自语道:“真是好久了,我都快忘了。”

    这边正看着自己灵光乍现的杰作不能自拔,而另一边,却是响起了异动。

    此方天地,天空中已经翻起了鱼肚白,最是冷清的时刻,况且这剩下的活人,只有喃喃自语的夏云磊与细细抽泣的小公主两人。

    但就是在这两种声音中,消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丝嗤嗤声,仿佛皮球充气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刚发现情况不对的夏云磊回头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

    此刻早已身死的王龙林身体已经膨胀成一个硕大的球,在夏云磊回头期间,还在不停的胀大!

    “小心!”一声怒吼。

    见到这一幕的夏云磊,一下便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是在是由于刚才不想多见这生离死别的惨烈场景,此刻他离那小公主实在有些距离,想救恐怕要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巨响,那王龙林膨胀的身体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而从他体内溅射出众多的漆黑物质,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这明显是有剧毒的。

    扭头的看见这一幕的小公主也是看的真切,但是在是她的修为有限,而这具尸体离她也近,一声爆炸声中,她也只能瞪大自己的双眼,连反应都来不及做。

    无数黑雨激射向她,早在夏云磊发现这边情况,他的碎影便已经先一步来到小公主身前,挡住了一部分,但由于那黑雨是在太多,想全挡完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可就在无计可施之际,那小公主身前却是扑来一个黑影,速度虽然不快,但却是恰到好处,刚刚将那剩下的黑雨给挡了下来。

    这事情,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等再次反应过来,夏云磊这才看清,原来是那早已经死了的朱潜灵将军,也不知道是不是显灵了,还是碰巧,僵硬站立的这位将军却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倒下了。

    而这一倒,却又是帮自己决定守护的小公主给再一次救了下来。

    嗯~~

    闷响,但好像这并没有彻底挡光,已经赶到身前的夏云磊看见小公主胸口处已经沾染上了一丝黑水,转瞬之间便浸入她的体内。

    糟糕了!看见这一幕的夏云磊心中气的骂娘,自己千方百计救下的人,别不是在这一时大意下就给死了吧。

    再见挡掉许多黑雨的朱将军尸首,在接触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不停溃烂融化,夏云磊实在不敢再这逗留,抱起已经昏迷的小公主,远远的躲在了远处。

    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了,一把掀开了小公主的衣襟,只见才接触这一会儿,她的肩膀处就已经出现了一片黑晕,还在不停扩散。

    拂手在上,灵气度入,打算将小公主体内的那一缕毒气给逼出来,但片刻后,夏云磊就皱眉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这毒居然如此厉害,如跗骨之蛆,死死黏着在体内,根本逼迫不出,没办法,最后他只能将碎影幻化的一团雾气打入小公主体内,小心翼翼的将那毒气给包裹住,不让它彻底爆发。

    做完这一切,额头已有密汗的夏云磊眼神有些冰冷了。

    这镇南王当真是歹毒,居然会在自己部下体内布下此等机关陷阱,如果不是那朱潜灵尸体挡下,恐怕顷刻间就会要了这小公主的命。

    看着远处已经化为一摊血水的尸首,他实是佩服这顶天立地,忠义不二的汉子,即便是死了,也将最后的一切用来保护自己的使命。看来自己这好人,恐怕要一做到底了。

    “哼,看来得招惹一下那位镇南王了。”

    最后看了眼不远处,夏云磊将昏迷的小公主抱起,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

    “你说这东西会不会是我爹留下的?”

    何沐风挎着长剑,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玉石圆环,不停抚摸。

    他此刻已经是接受了妖王委托,离开了部落多日,此时已身在北境青沧国境内的康庄大道上。

    而那手中的法宝正是之前何沐风所说的好东西。

    原本这东西是在委托完成后,何沐风才能拿到的,但实在是这东西对于妖族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而看那妖王,虽然境界修为着实是高,但这心思沉府却好像差了点。

    也不担心这何沐风反悔不出力,只觉得这圆环对于他们妖族来说无用,给了那便给了。也幸好何沐风也不是那样的人,点头答应下来,却也是决定真就去找找。

    毕竟自己也是要前往沧澜城的,这举手之劳如果再不答应,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而自从拿到这东西后,何沐风彻底被那玉环上的纹路给彻底惊住。

    玉环显然是经过精心雕刻的,虽然龙飞凤舞的,但那纹路却分明是云卷落日的场景,而这,他怀里的父亲留给他的朝霞峰掌教腰佩上也有一摸一样的。

    最开始何沐风想要这玉环,只是单纯的感知到了其中蕴含着流转的气运,但真当他拿到细看后,那气运什么的,就已经不重要了。

    他敢肯定,这东西一定是自己父亲留下的,但为何会留这么个东西,他却是明白了,问了裴文,裴文也是不知其中深意。不过这其中有许多禁制他倒是能感知到,但据裴文想来,恐怕要等何沐风炼气境到达五百层以上才能强行破去。

    “五百层大哥,你知道我现在每上一层要多费力吗?”

    何沐风有些难过,此刻的他自吸收八封学院灵脉气运修为暴涨后,炼气才到两百七十五层,只比之前提升了两层!

    虽然看着时间不过短短数月,但要知道,他可是在元界那种时间流逝缓慢的异空间修行了多年的成果。

    何沐风虽然已算是当今世间绝无仅有的炼气两百多层的修士,但此刻的他却是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现在的他,单纯靠修行吸收天地灵气实难寸进。只能依靠吸收灵脉气运来使实力暴涨。

    可这东西哪能说有就有的?而且风险奇高。

    此时的他,境界修为也就如普通修士的元婴期巅峰一样,对付一些年轻一辈那自然没什么问题,可这修真界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他是一个都对付不了。

    但偏偏这气运方面,已经是与焚天宗的拓也渡不死不休了,虽然他们暂时还不知道,可是如果知道了,自己这点微末道行,拼着裴文神消道灭那也打不赢。

    “难哦~~~”

    可尽管难,但这条路是已经踏上了,那也只能一路走到底。

    衣衫脏乱的走在路旁,看着这一身破烂衣物,何沐风突然有些想杜小小了,这小妮子不知现在过得怎么样。

    “真是无钱寸步难行啊。”

    一声嚎叫声震四野。

    万化城。

    何沐风宛如乞丐一般终于是走到了这座大城,进城的第一时间便是四处打听那些招募护卫队伍的地方。

    这是在路途上打听到的唯一能让他挣点零碎钱的去处。

    这北境尚武,风俗与那南国截然不同,在南国决然见不到这些修士们居然会在一个地方明码标价的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而青沧国内不仅有,还非常多。

    一路打听,总算是到了一个仿佛酒馆的地方,门口站满了五大三粗的汉子,斧钺叉戟样样都有,但那品相就有些不堪入目了。

    说到底其实这些都是些力修的修士,有些修炼底子,但家境低微,当不了器修。手里拿的也大都是写寻常铁器。靠着低微的境界,挣些护卫的钱财。

    “没想到在这世间我还能当一次雇佣军。”看着人来人往,何沐风不自然的感慨了起来。

    “什么军?”裴文不懂,在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雇佣军一说,也只称为邑从护卫。

    何沐风没有作答,因为他的到来,实在有些扎眼,不是他人,而是他佩戴的天海剑。

    此刻有些眼力的,早已看见他身背的剑器绝非俗物,流光溢闪,灵气逼人,这可是妥妥的仙家宝物。他剑修的身份无论如何都藏不住了。

    果然没多久,远处了一个体格壮硕的中年人在看见他后,径直的向他走来,而一旁还在不停观望的人也是看见。

    “喂喂,张唤老大好像看上了这人了。”

    “这剑修怎么也会来这找事?”

    窃窃私语也是在此间爆发,何沐风听得真切,也是疑惑的看着向他走来的那个叫什么张唤的人。

    待到张唤直逼两米的高个来到何沐风面前低头打量半晌后,才瓮声瓮气的开口:“炼气十二层,剑修?小兄弟来这干嘛。”

    早在来到这之前,何沐风就将境界隐匿到只有炼气十二层的样子。因为毕竟这地方,绝大多数人都在这金丹期徘徊,自己突然以元婴期的修为来到这里。

    别人恐怕会以为自己是在羞辱他们,以自己年龄来看,炼气十二层,也差不多对得起自己这半品灵根了。到是自己身背的灵剑让他没有想到。

    看着眼前这个金丹初期的大汉,何沐风和善的点了点头,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说道:“嗯,机缘巧合得来的。也不是什么好剑。我是来当护卫挣些钱过日子的。”

    这低到尘埃里的姿态实在是没办法,何沐风自己也想过,自己与同龄人相比,那真是实打实的怪物。敢问这世间能以他二十的年纪成为元婴期巅峰高手的,恐怕不说有,连想想都觉得离谱。

    这要真站在这里,恐怕没人会招揽他,看猴子的可能大有人在。

    很明显这谦逊的态度让那张唤很是受用:“咱这有个护卫的任务,送人去帝都,一百北沧币,先付一半,到后付清,小兄弟有兴趣吗?”

    北沧币是青沧国的货币,与南国银纸也是互通,在这大演灵洲中,能自有流通的货币,也就这两样,还有一种灵石,却是修真界独有的了。

    这灵石作用繁多,能作符箓书写阵法所用,能作丹药材料,甚至能直接提取其中灵气来修行。但这些都是对于修士们而言,而一些修行低微,灵根薄弱的人。即便拿来也多是换些钱财的多。

    所以不是什么大富之人或者金丹以上的修真者,这东西拿来也就是能换钱。

    不过此时何沐风根本不在意什么灵石钱币之类的,只要能吃饱饭穿好衣,不在终日以灵气为食,那就好。这修士也都是人,除了为了修行闭关辟谷的,寻常时候都是要吃饭穿衣睡觉,与常人无异。

    此刻听到能直接拿到一半钱,那自然是欣然接受了,况且这护卫的路程还顺道,那更是再好不过。

    旋即点头应了下来。

    而在另一边,受富硕的元宝照顾,夏云磊正待将手中的一大笔钱财交给一个黑衣人,嘴里阴笑的说着:“记得,找些修为高的,这事成了,我还能给更多。”

    说完,转身抓着一位脸色苍白的女孩的手转出胡同淹没在人群中。

    与此同时,万化城的主道上,恢弘气魄的王府大门前,正车马待停,人员严密有条不紊的打点着,看样子恐怕是要出远门。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西甲赫塔菲| 算命大全免费免|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免费| 免费八字算命网最准的网站| 八字算命婚姻免费| 算命最准的免费| 算命免费网址| 算命先生说的话可信吗| 免费生辰八字算命详解命理言子| 狼养大的算命小说| 我是个算命先生| 生辰八字时辰算命称重| 在线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 算命最准的网站是哪个| 免费生辰八字算命详解农历| 在线算命免费2020年| 华盛算命官网|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八字算姻缘| 瓷都取名算命免费网| 小说主角李天算命先生| 推荐一个算命准的网站| 精品算命网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请问算命中八败是什么意思| 农历生日算命免费139| 老黄历算命最准的网站| 算命小说吴家| 算命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算命真的准吗 知乎| 免费在线测算命运| 算命真的准吗 知乎| 在线算命免费抽签| 周易八字算命免费百度| 算命纪录片高清版| 推荐一个算命准的网站| 邵伟华免费算命网年命| 2019免费算命一年运势| 免费测八字算命属猴| 占卜算命每日一卦| 算命准吗有实现的吗| 算命准的真实经历| 2020免费算命一年运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