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静火 > 066 北行其一
    日白天并没有什么异常,除了特别麻烦的搬运,比如将地窖里保存着的武器、魔石、箭簇送到城墙之上,对超凡者来说这些并不算累人,只是特别麻烦,经过北面一些街道时,凝结了冰霜的地面简直让人能凭空跳出一曲华尔兹——当然,只要你不怕屁股全是泥水就行。

    那些街道靠近北面城墙,基本没有商铺开在那里,自然也没人费心思布置些浪费钱的法阵,甚至连简单的稻草、秸秆也没人铺设,果然是基尔霍兹的作风。而城内的物价也随着魔兽的进攻悄然上涨了一波,路易斯便也绝了自己掏腰包的打算。

    很快到了晚间接班,路易斯顺着山坡往山脊斜着攀爬上去。

    落雪短暂地停了下来,但在山风的呼啸下,体感反而觉得更为冷冽。山坡南面的风要小得多,树丛也显得格外浓密,走起来有些费劲。视线里山脊最高处的那颗大哨兵树下突然闪动了几下,上面的人影在挥舞手臂。

    爬上山脊时,艾格正站在树后,躲着荷尔斯山间的冷风。

    见他过来,艾格凑上前,神情有些不安“长官,那马脸现在还没回来。”

    艾格几个月前还只是个侦察兵,现在已经晋升到了副排长,路易斯点点头“下次记得叫史蒂文连长……那马脸返回的时间表是几点?”

    “是,长官,原定的时间表是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返回,现在已经超时快六个小时了。”

    “有预先返回的人员吗?”

    “没有,旁边加布、福利特连长负责的区域也问过了,他们那边也没有。”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时向林奇营长上报吧。”路易斯又叫住急着往下的艾格,嘱咐道“顺便把伍兹也叫过来。”

    艾格便领命往山坡下去了,路易斯让士兵接替过上一班的岗位,就踩着潮湿泥泞的地面,沿着山脊走起来。

    顺着红外热觉的探测,找出了几只伏着身体、藏在山间的狼,用弓弩将之一一击杀,他这才返回大哨兵树下,思考起史蒂文的事情来。

    时间表在军队计划里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上级依靠时间表的来确定行动的进度,是指挥艺术重要的一环。参谋部里的新手很容易拿着比例尺往地图一摆,然后简单考虑运动速度,给出一个完全不考虑实际路况的时间表。底下士兵顺着这种时间表行动,基本就没有不骂娘的,那大河又长又宽~是凭空能泅渡过去的吗?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面对无法完成的时间表,除了用借口拖延或是反对以外,常用的方法是分出一小队人,轻车简从赶到预定的地点报告——一部分到达也算到达嘛,这样便完成了任务。

    大部队则会慢悠悠跟在后面,用部队自己惯有的节奏前行,只要不是那种一到达便立即遭遇攻击的场面,基本也不会对整体战略有什么影响。

    虽然史蒂文的马脸不好看,但他若是这样派个单骑提前回来,看在同一个营的面上,几人都会放他过去。但连这种敷衍都没有,出事的概率便相当大了。

    一整个骑兵连的失踪,放在天天伤亡的基尔霍兹也算是一件大事了。要知道,有着辅助的神官、医师,不少看着严重的伤势,只要没有当场死亡,都是有机会慢慢救回来的,因而整体上的死亡率并不算高。

    不过这件事现在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后续的变动只能等待林奇与基尔霍兹方面的通报。

    林奇来得很快,比路易斯估计的回报时间还要快。

    感到魔力波动的时候,林奇便到了山脊附近,再下一刻,他落到了大哨兵树旁。

    直到此时,那轰隆的余音才一连串地跟了过来,整个荷尔斯山脉顿时被惊醒,簌簌的黑暗中也像是有什么蠢蠢欲动。

    “史蒂文走的时候带了多少干粮?”林奇问道。

    他背着手,看着荷尔斯山脉北面,黑暗浓郁得仿佛根本化不开。

    路易斯答道“五天,若是加上给马的嚼料,可以到八天。”

    史蒂文为了显摆炫耀,根本没有任何隐藏的意思,一眼就能知晓。

    “武器呢?”

    “绝对足够。”

    林奇点点头,再度化作一道紫色雷光,向着远方奔去,身后一串轰鸣回音。

    方向不是基尔霍兹,而是荷尔斯山脉的北面。

    浓郁的黑暗里,北面的冰原像是跟着被惊醒,遥遥传来了巨大的狼嚎,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轰鸣和炸响,远远地看过去,好似天际有人放了烟火。

    这样的战斗不是他能管的,路易斯往坡下走了走,对岗位上的士兵说道“加强警戒!有什么消息随时回报!”

    不多时,伍兹带着士兵赶了过来,旁边防区的二连连长加布、四连连长福利特,也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与伍兹前后脚到了荷尔斯山脉这里候着。

    这一等便是一夜,后半夜甚至连光火都已经消失不见,让人无从得知林奇在北面的结果。

    林奇返回时,夜班早已结束,甚至天际已经隐约显出了白色,换班的人员都已经到了这里,三个连长都没有离去,一同等在了大哨兵树下。

    荷尔斯晚间很长,天际显出白色已然将近七点,用二月份家里信件的话语形容:西边还是一片漆黑,头顶是靛蓝色,东方混合着粉红、深红和宝蓝色,像绝美的丝绸一般。

    那是碧翠丝信里的一段话,信件是与家族其他人的信一齐寄来的,小姑娘顺手记下了写信时的天色,路易斯觉得用在这里相当合适。

    在天际黑白交接之处,一个……壮硕的胖子就这样,浑身萦绕着紫色雷光,悠悠地飞了过来。

    有没有七彩祥云路易斯不知道,但这样一幕让他觉得特别有喜感,不过身边两个连长都对这幕很是赞叹,表示相当的艳羡,路易斯只好把那种快乐的心情埋在心底。

    说是悠悠,却只是眼睛的一种假象,看到林奇之后,不过十几秒,林奇便站到了他们旁边。

    身上的军官服满是焦黑,林奇脸上却满是得色“你们可以去接人了,顺着史蒂文他们走的方向,估计没多久就能碰上他们了,那边受伤的不少,你们各自抽一个班去接人吧。”

    路易斯与两个连长对视一眼,问道“那马……骑兵连的史蒂文他遇到什么了?”

    林奇摆摆手,一脸风轻云淡“被六阶魔兽堵着了,小事而已。”

    二连连长加布一脸景仰“营长,那高阶魔兽收拾掉的尸体呢?那魔核拿出来给我们见识一下吧,我们还没见过六阶魔兽的魔核呢!”

    “这个……等我和阿娜斯塔夏大人汇报后再说吧。”林奇义正言辞,“你们先去接史蒂文的队伍,那边的情况不太好,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说完,便再度升空,向基尔霍兹飞去。

    三人对视一眼,从防区内警戒的排里各自选一个班的士兵,带着往冰原行去。

    伍兹本来也想跟着去,但路易斯需要伍兹身上的血契用以定位,便让他留了下来,只是挑选出了当初教过滑雪的一个班。以防万一,路易斯还让士兵随身带了五日的干粮,整顿好队伍向荷尔斯山脉北面行去。

    ……

    林奇在接近基尔霍兹时降下了飞行的速度,城墙上的法阵可不是闹着玩的,虽说一般的夏塔克鸟不值得拦截,但林奇这样明显的六阶波动,除非守备人员眼瞎,不然是一定会开启拦截的。

    等到城墙上守备的人看清了他,林奇这才闪身朝着自治会大楼飞去。

    他到自治会顶楼时,阿娜斯塔夏像是早有预料一样站在中庭,穿着黑色薄睡衣,外面随意披着一件白色大氅,略带湿意的金发发丝随意披散在身后,显得很是闲适。

    他一出现,阿娜斯塔夏紫色的眸子立刻望了过来,清冽的声音立刻响起“林奇叔叔,找到了吗?”

    “塔夏,我不希望看见你去面对那只魔兽。”林奇看向阿娜斯塔夏手上握着的长刀“即使你有公爵给你的格里芬,独自面对圣阶也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

    “总要有人去做的。”阿娜斯塔夏看着林奇身上的痕迹,不由轻轻一笑“不过林奇叔叔你身法是越发快了,连圣阶都追不上你了。”

    “只是运气罢了,但塔夏你去的话不一样,除非你能杀死那只魔兽,不然是没有机会离开的。”林奇指着身上焦黑的军服“虽然说着很丢脸,但我的身法也没法在那只魔兽手下全身而退。”

    阿娜斯塔夏笑着宽慰道“林奇叔叔,你不用劝我了,今年魔兽的数量你也见到了,足足是往年的四倍,若是没什么解决方案,是决计支撑不下去的,相比于淹没在数万只魔兽的包围里,一只刚刚到圣阶的魔兽也许还好得多。”

    “不是刚到圣阶。”林奇神情严肃下来“那魔兽晋升圣阶的时间,不会少于公爵。”

    “……难怪。”阿娜斯塔夏瞳孔微缩,神情有些震惊,许久才收敛好情绪“不过再怎么样,去看看总归好些。”

    说罢,她看到了推着餐车上来的梅丽莎,便笑着邀请林奇“林奇叔叔,要是没用过早餐,不如留下来一起吃?”

    林奇看了眼带着面纱的梅丽莎,摇头道“我那骑兵连的人可是缺了一半,这之后还有一堆事情呢,还是算了。”

    “辛苦林奇叔叔了。”阿娜斯塔夏点点头,偏头吩咐梅丽莎“把我桌上的荷尔斯地图取来。”

    拿着地图,阿娜斯塔夏看向林奇“就拜托林奇叔叔指出那魔兽的位置了。”

    林奇盯着地图,手指落到北面“这块位置,一直没动,塔夏,你去的话一定要做好准备,要是出什么事情,我可没办法和你父亲交代。”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

    路易斯一行人走了两个小时才堪堪走到山脉边缘,却还没看见林奇说的骑兵连,后面倒是急匆匆地赶来了一个随军医师,险些被士兵当做魔兽袭击打死。

    好在那医师见势不妙叫了一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不然他们三个连长回去也都要吃一顿挂落。

    不过他们也没全然相信,边走边询问了他很多问题,这才确定对方不是伪装的间谍。这才有了一番高效的沟通,众人便弄清了医师的任务救助那些受伤的骑兵连士兵。

    无论医师原先的目的怎么样,有一个随军医师总是相当好的,不过自治会这种斤斤计较的方式,还是让路易斯腹诽不已。

    自治会觉得你用不上,便绝对不会调拨那些物资,只有当你任务需要用到,才会给你配齐。比如史蒂文连长的马,比如北面城墙没铺设的法阵,再比如眼前的军医——要知道,林奇的营队里,只有史蒂文的骑兵连因为外出配了军医,其他连队承诺的军医迟迟都没有解决。

    三个连长对视一眼,都做好了之后不放这军医回去的打算,加布更是当先揽住了那看着相当年轻的军医,一副好哥们的样子,边走便拍着那军医的肩膀套话,那显得有些瘦弱的军医在这种热烈的欢迎下显得相当的局促。

    史蒂文留下的痕迹很明显,全然没有掩饰的迹象,只是稍加探测,众人便能一路直行,路上遇见的生物都被有组织的击杀,没放过任何一只。

    一直走到下午,众人也只是遇到了几轮魔兽,甚至还远远见到地面向上拱起,显出了巨大蠕虫的声音,众人便远远地绕开了那只蠕虫的前行轨迹。

    不过那只蠕虫附近,魔兽行动的迹象都变得极少,这样的绕路行为才没遇到什么危险。

    那军医也在这过程里被他们套出了过往的经历,谢朗,西北部一个小贵族家庭,家中有不小的庄园,让他得以进入医学院修习。

    医师谢朗的经历让加布瞪大了眼睛“医学院?你说的是那个比律师学校还难进、每年只招收两百名的医学院?”

    “是,就是那个……”谢朗有些局促不安。

    加布像是盯着什么稀奇的珍宝一样看着谢朗“好家伙,想不到基尔霍兹里还有这样的高材生。”。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西甲赫塔菲| 算命不给三种人算命| 算命软件哪个好| 免费测八字算命运| 看八字免费算命| 周易免费算命手机号码| 算命不求人免费算命2020年求学| 算命婚姻属相配对| 算命财运事业免费| 算命软件破解版| 拿个死人的八字去算命| 指纹算命图解| 易经算命生辰八字算婚姻| 算命准的网站推荐| 八字算命小说| 占卜算命骗色| 算命系统小说| 算命小说好看的| 八字免费算姻缘算命| 算命网免费算命 大全生辰八字| 八字测算免费测八字算命| 免费生肖算命网最准的网站| 2020三藏免费算命| 算命不求人 免费算命| 老黄历算命网免费算命官网| 周易八字算命免费大全非常运势网| 翻册算命详解| 算命抽签免费| 算命先生是怎么算出来的那么准| 别让算命毁了你| 八字算命婚姻免费| 网络算命最准的大师| 脚趾算命图解| 算命大师邵伟华|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2018运程| 邵伟华在线免费算命生辰八字| 算命先生说的话可信吗| 算命最准的网站大家找| 农历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算命免费网2020| 内容算命的吴四爷和孙子吴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