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静火 > 065 要塞基尔霍兹(五)
    也许因为一团遇袭、人数不足,或是考虑到第七师的兵员素质,第七师并没有接到上北面城墙作战的命令,林奇营部被给予的任务是长达半个月的山脉巡逻和后勤辅助。

    耶德跑去驻地通知他们时,惊讶地发现第师团营的人去楼空,还以为基尔霍兹出现了某些诡异,慌乱下差点让宪兵队全城搜查。

    等到耶德在北面军营找见他们营队时,林奇一下就笑喷了“耶德,你这是从哪个斗兽场逃出来的?”

    耶德黑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给他们念完了任务,才没好气地埋怨道“林奇,下次你们换地方驻扎,跟自治会打完报告之后,记得跟我说一声,你知道我今天打了几场架吗?就因为跑去找你们,我今天把一个月的架都打了!”

    基尔霍兹内都是超凡者,互相出手没什么大顾忌,只要不闹出人命或是影响恶劣,宪兵队也不会管,甚至还有闲心站在一边嘻嘻哈哈地点评,堪称民风彪悍。

    耶德想在这地方找到他们营队,不第一时间借用自治会的身份,战斗是决计少不了的。

    “好啦好啦,之后我请你喝酒,管够,这样行了吧。”林奇拍着耶德的肩膀“你也知道,我这肯定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给你打招呼。”

    “算了,我知道你这样的目的。”耶德叹了口气,也没真责怪林奇,只是提醒道“你拦着那些新兵找乐子,他们可未必会记得你的好。”

    林奇没说什么,只是将带着灵觉的签字给了耶德,示意收到了任务。

    见无法与自己好友多说什么,耶德也就叹了口气,夹着文件向自治会大楼走去。

    自治会位于基尔霍兹横贯南北的中轴线上,足足有五层,是基尔霍兹里最高的建筑物。其他的建筑都因防备飞行魔兽的空袭,将部分的楼层向地下延展,恨不得整个埋在地下,而自治会大楼却高高耸立在基尔霍兹。

    站在自治会大楼下,耶德再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安,无论基尔霍兹外的魔兽怎么样汹涌,城内受到了怎么样的袭击,只要这大楼没有倒塌,便一定还留有足够的力量。

    事实也正是如此,一路走过来,被破坏的街道都已经被清理了,新房子也在超凡者的帮助下重新搭建起来,城外的魔兽除了再次丢下几十具夏塔克鸟的尸体,什么也没能做到,他由衷地庆幸自己能凭借家族关系,工作在自治会大楼中。

    ……

    黎德塔没被分封的城镇,一般由任命的城主、镇长负责,往往数十年不会变动,只要交够了税收,不闹得民怨沸腾,在当地任都由他们自行管理。而这些城主、镇长,往往也是有爵位的贵族,遵循着贵族的交往原则,自然会同当地的贵族交好。

    分封出去的领地,上面领主自行规划、用以交易的自由市,基本任由领主施行,但领主也不会无视当地原有的贵族,基本也都会达成数十年上百年的共处协议。

    基尔霍兹的自治会便是极其怪异的一种产物。说是自治,但基尔霍兹不事生产,除去魔兽的尸体和山脉的资源,其余的生活资源全都依靠外界输送,根本就没有本地居民,哪里谈得上自治?

    但每年数以万计的魔兽,无论从军事还是利益上都需要重视,黎德塔的各方势力都不会忽略。于是北境有权势的贵族、皇室督查的人员,都在基尔霍兹掺上了一脚,街上那些看着平平无奇的店铺,没准背后就是哪个伯爵家的产业,选个人多的时间抛上一块砖,估计能砸死好几个贵族。

    但基尔霍兹在军事上的意义更大,这些利益的前提是基尔霍兹能保证不陷落,军事管理便成了唯一的途径,皇室倒是希望借此在北境获得一个军事据点,但凛冬军区绝对不会开这样一道口子,一番权衡下来,毛奇家便同时满足了权势贵族与军事贵族的条件,成了当下的最佳选择。

    ……

    走到二楼,耶德正打算把文件拿去归档,背后有人叫住了他“耶德,你去林奇那边的时候,见过桃乐丝小姐提到的那人了吗?”

    “梅丽莎大人。”耶德一惊,连忙对背后的女子行礼。等冷静下来思考后,他发现自己对林奇以下的几个连长完全忽视了过去,但无论如何不可能这样汇报,“是的,我见过了……那路易斯。”

    “是个什么样的人?”

    耶德看着从楼下走上的女子,她身上穿着带兜帽的黑色斗篷,下半个脸部也被黑色薄巾整个遮住,露在外面的眼睛似乎不含任何感情,冰冷的问话也正是从那薄巾下传来的。

    梅丽莎因为与自治会会长——阿娜斯塔夏·毛奇的关系,在基尔霍兹很有名,但这并没有掩盖她的战斗天赋。从打扮来看,显然她刚结束一场任务。

    在这样的人面前说谎实在有些压力,耶德回忆着自己看过的资料,猜想着一个骑士阶层出身的军官,在有机会搭上毛奇家族时应该会怎么样“是个相当有野心的人,眼中像是带着火焰,千方百计想要挤进更高层次。”

    梅丽莎没有回话,平静地从耶德身边走过,感受着那细微的血腥味远去,他不禁松了口气。

    正准备转身离开,一丝平淡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让他浑身汗毛竖起,“下次说谎前,记得管好自己身体的血液。不过我相信大人会喜欢这个答案,这次就算了,明天之前,我要见到那路易斯的档案。”

    没理会身后耶德的反应,梅丽莎径直走到自治会大楼顶层,这里并没有采用常规的封顶,而是在中庭开了个口,用加固过的水晶圆顶覆盖。透过各色水晶块,一眼能见到基尔霍兹灰蒙蒙的天空,并没有因自治会内升高的温度引起水汽。

    走过放置着各样花卉的中庭,梅丽莎到了深处的办公室门前。和她预料的一样,阿娜斯塔夏大人为了方便工作,果然一如既往地开着门。

    在门上敲了敲,梅丽莎走到桌前,恭敬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正快速批阅文件的金发女子,“大人,我回来了。”

    “早就和梅丽莎你说了,叫我塔夏就行了……”金发女子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是为了无效的话语还是为了繁重的工作,不过一双紫色的眼睛总算抬了起来“所以,结果怎么样?”

    “很不好,魔兽提前异动的缘由还没有找到,对城北的压力已经达到了往常二月底的程度,若是按照往年的趋势推断,可能不到三月初,基尔霍兹的城墙上的防御法阵便会彻底损坏,很可能会有魔兽冲进城。”梅丽莎回忆着自己在城外见到的景象,“如果只是魔兽潮提前了,数量没有大差别的话,这样的强度我们是能够支撑下来的,但如果按照往年的计划表,基尔霍兹的储备也会存在一个多月的缺口。”

    “辛苦你了,梅丽莎。”阿娜斯塔夏脸色露出了一丝愁意,又很快隐藏在略带疲惫的面容里,看了眼桌上的文件,她有了决断“看来接下来需要准备好出城作战了,提前将一些魔兽在野外清理一遍。”

    “大人,您需要休息了。”梅丽莎提议道,她知晓阿娜斯塔夏身上面临的压力,无论是整个基尔霍兹的调动还是……毛奇家继承权的压力。

    毛奇家新一代有两个活跃者当代家主毛奇大公的长女桃乐丝、毛奇大公哥哥的女儿阿娜斯塔夏,都因为天赋出众,被看做最有机会继承毛奇家的人。

    阿娜斯塔夏比桃乐丝要年六岁,在桃乐丝晋升到三阶之前的四年,一直都是阿娜斯塔夏负责管理基尔霍兹的自治会,但去年桃乐丝晋升到三阶之后,这任务便交到了桃乐丝手上,加上她的天赋要好过阿娜斯塔夏,因而不少人认为,桃乐丝继承毛奇家的可能远大于阿娜斯塔夏。

    这种关注的转移,便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忙完这些就能休息了,很多计划都能直接参照以前的,不会有太大工作量的。”阿娜斯塔夏重新将注意力投到一份粮食调拨的文件里,“倒是之前提到的,桃乐丝提过的那人,梅丽莎你怎么安排的?”

    “只是个满心钻营之徒,桃乐丝小姐选择那样的人辅佐,只会被利用着成为他向上攀爬的渠道。”梅丽莎决心自己处理掉这些麻烦“不过我也已经将他安排到了林奇手下,给的任务也是最难建立功勋的那一类,如果他有什么想法,很快就会暴露出来。”

    “那便先这样,派人看住他,只要不在基尔霍兹里搞破坏,其他的随他去。”阿娜斯塔夏也不在意这样的三阶军官,将处理好的文件放到一边,给梅丽莎布置了新的任务“接下来的话,梅丽莎……”

    ……

    任务已经下达,营队也就没必要再留在军营,事实上这几天不只是营队的新兵,那些‘热烈欢迎’他们的老兵也有些疲惫,林奇便将营队带回了城东。

    这时候,其他营队新兵们发泄式的放松也基本结束——才刚刚到基尔霍兹,他们身上带着的钱可根本不够消费,而下个月军饷的发放还早,那种还没蔓延开的风气,便这样被打断成了半截,转而变成了北方常见的饮酒。

    只需要一枚铜便士,就能喝上一大杯麦酒,还有比这更便宜的放松吗?

    林奇也根据任务,将巡逻的任务摊给了手下的几个连长,路易斯便每日带着手下三个排,在自己负责的山脉豁口区域巡逻。

    保险起见,他给自己安排的是容易出事的晚班,但哪怕基尔霍兹每天遇见夏塔克鸟的袭击,连房屋都被犁了几次,路易斯的晚班也没遇见异常。每日送走去冰原上碰运气的佣兵,将山脉里窜出的一些雪狼、黑熊给杀死,然后实际操作一番,感受一下实物和记载的些微差别。

    唯一让路易斯奇怪的是,他那区域每日都要杀死好几只雪狼,但第二天再去查看时,又能在黑暗里看见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甚至挂着狼皮也吓不退、仿佛永远死不绝,偶尔一回头,还能感到一阵腥风扑面。

    不过有了红外热觉,那些和环境融为一体,连魔力波动丝毫不露的雪狼,在他眼中当真如火炬一样闪亮。在基尔霍兹内毫无用处,甚至还有闪瞎自己双眼的能力,到了荒野的夜里,可谓是无往不利。

    在这过程中,路易斯便将部分魔兽都认了一遍,处理后的魔兽尸体也算个不小的进项。比如荷尔斯常见的雪狼,魔兽潮没来临时,都能在雪原上找见他们,皮毛硝制处理后,稍微附加上些许法阵,便能制成一件轻便保暖的大衣,黎德塔的贵族很欢迎雪狼的皮毛,基尔霍兹的不少佣兵便是冲它们来的。

    唯一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见到一直期待着的雪豹,那种顺势将自己连队取个雪豹突击队外号的心思,便也只能夭折了。

    他对这样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满,对比过城墙上厮杀的那群士兵,路易斯甚至由衷感到这样的任务当真算是一种幸运。虽说有些立功心切的士兵,倒是提议让他将队伍往雪原中深入一段,去猎杀更多的魔兽,但路易斯还是拒绝了这样的提议,比起快速晋升,跟着林奇大部队的脚步显然会更安全些。

    唯一不满意的是骑兵连的连长史蒂文,他手下的士兵是营队里平均等级最高的,也都接受过骑术的训练,却每日在荷尔斯山脉中巡逻,甚至连马匹也没有发放。

    一直抗议了一个多星期,甚至还将连队的编制暂时脱离林奇下属,史蒂文的连队才终于获得马匹,并有了在雪原上猎杀魔兽的任务。

    这下史蒂文可就自豪起来了,没了巡逻山脉的任务后,他总是喜欢从其他几个连队的防备区域穿过去,耀武扬威地炫耀着截然不同的任务,然后几天后再拎着大批的斩获返回来。

    不过路易斯倒觉得,他为了炫耀故意走山间这种曲折难行的小路,也当真是难为他了。

    这样几次下来,史蒂文依旧有心情这样,路易斯也只能叹气了,然后继续带着手下的两个排巡逻,在城中留着的一个排帮着给北面营地的士兵运送后勤,这样不断轮换。

    他甚至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将少不了史蒂文脸上的炫耀了,但月日,史蒂文的骑兵连并没有依照预定的时刻表返回。。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新冠对大脑的影响|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倾听」锡剧名家季春艳|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张一山对《鹿鼎记》最大贡献,就是衬托出别人的好| 因为一句话事业全毁,她至于被嘲这么多年吗| 贪5.8亿还有人念他好?警惕“两面人”的村霸| 美国多州宣布毒品合法化……| 新5元纸币今发行| 别骂张一山了,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 彭斯突然结束疫情发布会离场未接受提问 身后记者咆哮抗议| 钟南山再获大奖| 东京新增新冠超500例 当地将疫情警戒级别调至最高| 千亿烟企掌门落马| 别骂张一山了,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 全文来了!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的主旨演讲| 《雷霆战将》被下架,佟丽娅新剧顶上,可惜也不争气!| 山东“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家属回应:他状态还不错| 从五中全会精神中把握国之大者 落实好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新要求| 长征六号发射成功| 蚂蚁启动退款程序| 杨紫琼罕秀亲密照,恋法拉利总裁6000天,年近六旬为何无子?| 怎么玩娱乐圈,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 TVB新剧片单:欧阳震华马德钟等老艺人回巢,剧里老少配成常态| 首颗6G试验卫星| 天津,新增4例本土确诊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