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陵夭 >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二十五章 他来了(一)
    蜿蜒曲折的走廊,棕色服饰的女佣端着金属托盘走过一个又一个拐角,驾轻就熟,托盘上是客人的酩悦香槟和笛型杯。

    突然,女佣停下了脚步,脸上浮现出挣扎之色,平淡的眼神逐渐被惊恐取代,然后又变得迷茫。

    片刻,一双眼睛失去了灵性,空洞无神,女佣身体一颤,托盘掉到地板上,香槟和酒杯摔碎,芳香的淡黄色酒液流了一地。

    女佣仿佛丧失了灵魂,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无视狼藉的地板,朝楼梯走去,脚步不快不慢。

    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女佣皮肤表面有着一层微弱的黑光,黑光犹如液体,渗透皮肤缓缓地融入女佣体内。

    游泳池旁,仪表堂堂的黑西装青年抛下女朋友,迈步走向草地,酒杯掉到池中,溅起的水花湿了裤脚。

    呼喊得不到回应,怀着一丝对男友的责备,穿着白色晚礼服的漂亮女孩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朝草地方向走的,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年人,正是庄园的管家,伊罗。

    仍是满头白发,精神却不再饱满了,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黯淡无光。

    草地和空场上是有室外投光灯的,投光灯能极大程度地照亮周围的环境。

    事实上,整个草地和空场几乎都处于黑暗之中,投光灯并不多,只有临近宫殿的草地上,投光灯才多一些。

    倒是空场边缘,因为高台的存在,安装了十几盏氙气路灯。

    高台上,有简单的木制桌椅,还有起防护作用的木栏。

    路璇倚着木栏,十指交叉,欣赏庄园外的雅拉河夜景。

    五彩缤纷的灯光映照在被黑暗笼罩的河面上,随着河水的流动而波动着,像是一幅天然的水彩画,恰到好处的模糊手法充分勾起了好奇心,引人探索。

    因为污染问题,雅拉河的环境不是很好,重金属沉积在河底,无时无刻不在污染着河水。

    自然和科技是神奇的,夜晚和建筑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雅拉河,黑暗的神秘和灯光的绚烂成功塑造了一处美丽的夜间景色。

    以辰坐在木椅上,木桌上是美味的芝士蛋糕和杨梅干红,还有必不可少的酒杯和纸巾,这些都是查里知道他们在这里后,让侍者送过来的。

    “你有女朋友?”路璇望着雅拉河,没有回头。

    “有啊,是不是很失落?感觉自己没戏了对不对?”以辰打趣道,手里还拿着块吃了一半的朗姆酒芝士蛋糕。

    路璇扭头看向以辰,淡漠的眼神令他不寒而栗。

    “开个玩笑,别生气,别生气,我有自知之明。”以辰一边赔笑一边摆手。

    路璇收回目光:“我还以为是自惭形秽呢。”

    “没你这么打击人的。”以辰眼皮微微跳动,这是直接把自己当女人看待了?

    “看不出来你还能找到女朋友,运气不错。”微风吹拂着路璇额前的细发。

    “一句比一句扎心,我……最起码不丑吧。”

    “她叫什么?”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个甜美可爱的女孩,以辰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她叫艾雪,是一个温柔中带有傲娇的丫头,比较单纯。可能就是因为单纯,她才和我妈一样心地善良。我爸经常和我说,当初他追我妈就是喜欢我妈的单纯。”

    沉默了一会儿,路璇颔首:“青梅竹马,挺好的,有机会见见。”

    “你不会有什么坏想法吧?我和你说,折腾我可以,折腾她不行,一点都不行!”以辰警惕地看着路璇,内心虽然紧张,但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如果说有什么值得他心甘情愿地用命去守护,那绝对是亲情和爱情,这一点以辰从未动摇。

    之所以警惕,主要还是因为这几天的训练路璇给以辰留下的印象太严苛了,近乎冷血的严苛。

    每天他都处在劳累过度的状态中,腰酸背痛、萎靡不振,那绝对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我还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女人不会为难女人,更何况我也没有为难她的理由。”路璇转过身来,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以辰。

    “呃——好像是这么回事。”以辰赸笑着摸了摸后脑勺,紧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他还真怕路璇一言不合就对他大打出手。

    打架,他清楚得很,自己不可能是路璇的对手,一丝希望都没有,一剑下去,十个自己也一命呜呼了,不对,是十命呜呼。

    “我是你老师,见见自己学生的女朋友,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很乐意。”这次以辰答应得非常爽快,“艾雪挺好相处的,说不定你们能成为好朋友。不过她现在有自己的事要做,暂时来不了澳洲,以后会有机会的。”

    “在你爸眼里,你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从单纯方面讲。”路璇忽然问。

    “从单纯方面讲。”微微沉吟,以辰回想起老爸形容老妈的那句话,“说呆不呆,但有那么一点;说傻不傻,但也有那么一点。”

    琢磨着这句话的含义,路璇又问:“那在你眼里,你女朋友也是这样的吗?”

    认真地想了想,以辰点点头:“你不问我还没觉得,你这么一问,我忽然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虽然不能说特别像,但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路璇没有说话,背靠木栏,双手抱胸,仰头看天上繁星。

    “别光说我,也谈谈你,你有男朋友吗?”以辰倒了两杯红酒,递给路璇一杯,“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追求者肯定不少。”

    “没有。”路璇回答得很干脆,目光依旧停留在迷人的夜空,“不接受的话,追求者始终是追求者。”

    “你的眼光挺高,不过这才正常。”

    “我倒觉得我的眼光特别低。”路璇轻抿一口红酒。说这话时,她的语气十分复杂。

    “用我帮忙吗?我是说,我帮你介绍。”以辰想到了莫凯泽,他倒不是想当一次月老,而是因为刚来时安德烈就说过,凡妮莎名花有主了。

    与其惦记有主的,还不如考虑待字闺中的,尤其是路璇的容貌和身材都堪称完美。

    若不是有了女朋友,连他都难保自己不会动心,让给莫凯泽就更是不可能的事了。

    以辰脸色变得古怪,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自己已经朝着渣男的方向迈了一步?

    这么想着,他朝着自己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当做是艾雪对自己的警告。

    恐怕莫凯泽怎么想都想不到,以辰已经自作主张,给他下了一个定义:你对凡妮莎有意思,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娘娘腔只会介绍娘娘腔。”对于以辰的好心,路璇完全没有领情的意思。

    “损人不利己。”以辰撇撇嘴。

    路璇瞧了他一眼:“我的男人,要么还没出生,要么已经战死,你确定你有人选吗?”

    “当我没说。”以辰彻底败下阵来。

    光线昏暗的草地上,青年朝前走着,女孩双手提裙摆,边追边喊。

    但是不管女孩声音喊得多大,青年都置若罔闻,如同一个机器机械性地迈步。

    高跟鞋踩在草地上,即使是硬化草地,女孩行走起来也颇为困难,而且还伴有崴脚的危险。

    终于,女孩追上了青年,拉住他的左臂,厉声质问:“乔森,我叫你呢!你聋了吗?”

    然而,女生的质问却换来了一只孔武有力的手。

    青年右手猛地伸出,一把抓住女孩的脖颈。

    女孩看到了一双完全失去人性光辉的眼睛,紧接着,脖颈传来疼痛感,女孩双脚渐渐离地。

    竟是青年手臂发力,将女孩举了起来。

    呼吸由急促变得困难,强烈的窒息感带来了无穷的恐惧,女孩白皙的双腿乱蹬,双脚拼命地拍打青年的手臂。

    青年右手上显露出宛如血管的黑色纹路,纹路上亮起黑光,女孩白皙的脖颈慢慢变黑,与之一同变黑的还有那双闪着痛苦之色的眼睛。

    女孩的手停止了拍打,腿也不再蹬了,脑袋一歪,失去了生命。

    仅仅几秒,一条年轻的生命就离开了人世间。

    砰的一声,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孩,身体却如破麻袋般落到地上。

    至于青年,则继续朝前走去,没有因亲手杀了自己的女朋友而产生丝毫的情绪波动。

    不是青年无情,而是青年已经先女孩一步死去了。

    高台上,以辰无聊地摇晃着酒杯,杯中红酒荡漾,路璇则双手抱胸,静静地望着夜空愣神。

    以辰眼前一亮,嘿嘿笑起来:“那个……商量个事呗。”

    “想好了再说。”路璇眼神中充满了警告的味道。

    “你看,你是我的学生,不,我是你的学生。师生关系呢,自古以来就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关系。作为老师,照顾一下自己的学生天经地义。”以辰脸上尽是讨好的笑容,啖以甘言,“尤其是像你这么善良、漂亮、大方的老师,一定不会拒绝学生的请——”

    “重点。”路璇冷声打断了他。

    犹豫了一下,以辰小心翼翼地说:“我们换车开怎么样?你开幽灵,我开马王。”

    瞅了他一眼,路璇果断地拒绝:“不怎么样。”

    以辰诚恳祈求:“我那是新车,换吧。”

    路璇冷淡回应:“我那是旧车,不换。”

    “你这话……我该怎么接?”以辰愕然,一个劲儿地拍起额头,绞尽脑汁地组织说服的语言,“koenigsegg,刀锋!”

    路璇想了想说:“koenigsegg没有‘刀锋’的意思,它是一个古老的德语姓氏,在古德语中,意为‘国王的领地’。从汽车网站上看到的,真假我也说不准,毕竟官方没给出解释。即便如此,有一点可以确定,‘刀锋’这个词确实来得毫无根据。”

    “所以,我还是被打击了。”以辰低叹一声,默默地捂上了脸,太尴尬了。

    路璇微微闭眼,轻轻地点了点头,用肢体语言告诉他,理应如此。

    “不影响我换车的决心。”以辰重整旗鼓,奶白色的车身他不难接受,但那粉色的流线型条纹,总给他一种自己在老爸眼里是女儿的错觉。

    他本就脑洞大,如此一来,就令他忍不住用那丰富的想象力去脑补自己女装的模样,然后角色扮演的负罪感就……

    路璇饶有兴趣:“要用杀手锏了吗?”

    以辰眼珠转了转,投石问路:“regera,瑞典语,统治!霸气侧漏的听觉效应。”

    “不如我车贵。”

    以辰轻咳了一下,旧调重弹:“粉色条纹,奶白色车身!楚楚动人的外观设计。”

    “不如我车贵。”

    以辰深吸一口气,背水一战:“取消了变速箱,直接驱动!热血沸腾的驾驶体验。”

    “不如我车贵。”

    “呃——牛,你牛,我放弃。”以辰一边咳嗽一边捶胸,扶着木栏,步态蹒跚地走向木椅,“我承认我这个玉帝被猴子打过。”

    “如来问你,服了没有?”瞧着他卖力表演,路璇不禁一笑。

    “心服口服,佩服得五体投地。”以辰竖起大拇指朝身后扬了扬,能用的全用了,结果都被一句话堵死,他实在束手无策了。

    他用自己的失败充分印证了《曹刿论战》中的一句话: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TVB新剧片单:欧阳震华马德钟等老艺人回巢,剧里老少配成常态| 天津,新增4例本土确诊病例!|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听见她说》,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 东京新增新冠超500例 当地将疫情警戒级别调至最高| TVB新剧片单:欧阳震华马德钟等老艺人回巢,剧里老少配成常态| 心动官宣,2020扑通心动表彰大会启动!| 怎么玩娱乐圈,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 2021版熊猫纪念币| 《狼殿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重回巅峰指日可待| 五眼联盟,小心被戳……| 《花千骨2》即将开拍,赵丽颖归来,杀阡陌白子画迎来大换血!|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 剑桥大学喊话学生| 五眼联盟,小心被戳……| 服刑4年7个月4天,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 前锋黄喜灿“中招”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 贪5.8亿还有人念他好?警惕“两面人”的村霸| 钟南山再获大奖| 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服刑4年7个月4天,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 怎么玩娱乐圈,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 消失小灵猫现浙江| 贪5.8亿还有人念他好?警惕“两面人”的村霸| 天津铁路桥梁坍塌|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倾听」锡剧名家季春艳| 袁隆平再创新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