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大唐不良人 > 第五十九章 婚姻大事
    苏大为和尉迟宝琳他们聚会已经成了常例,每隔段时间大家就会聚一次。

    有时就喝喝酒,随便闲聊。

    有时也会聊些时事,或者尉迟宝琳会说一些听来的宫中八卦。

    对了,年初的时候,大唐朝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中书令许敬宗使人向高宗密奏,称监察御史勾结长孙无忌,意图谋反。

    李治命许敬宗与侍中辛茂将一同审查。

    这件案子很快断下来,将长孙无忌削去官职和封邑,流徙黔州,并让滳途州府发兵护送。

    连长孙无忌的儿子都被罢官除名,流放岭南。

    七月的时候,也就是前两月,李治又让李勣、许敬宗复审长孙无忌谋反案。

    许敬宗命中书舍人袁公玳瑁到黔州审讯无忌谋反罪状。

    结果袁公瑜一到黔州便逼令长孙无忌自缢。

    长孙无忌死后,家产被抄没,近支亲属都被流放岭南为奴婢。

    对了,这种招数正是昔年长孙无忌查高阳和房遗爱谋反案所用的手段。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只是不知,随着长孙氏族人流放,在岭南见到同被流放的遗爱等人,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另外,褚遂良也死在爱州。

    这两大柱石崩塌,意味着从隋朝至唐初的关陇贵族,彻底失势。

    而李治,也终于将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同时随着关陇和山东两大贵族集团被打压,上升的通路被打开,新兴的寒门贵族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对李治来说,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

    中央集权。

    威胁他的人都死了。

    对外征战大唐也屡传捷报。

    现在只等征服辽东,立不世之功,只怕李治就可以去太庙告慰先祖,再去泰山封个禅什么的。

    除了一样。

    就是李治的身体明显不如以前了。

    随着身材发福,一些类似痛风的征兆越来越明显。

    他还有风眩头晕之症。

    有时候发作起来便无法安心理事,只能让武媚娘帮忙处理。

    不过,大多数时候,皇帝陛下的龙体还是可以的,所以经过太医院的医生诊断后,李治对自己的身体还是信心满满。

    苏大为私底下猜测,大概这和李唐皇室的基因有关。

    有胡人血统,喜欢肉食。

    这年纪一大,运动量一下来,什么糖尿病、高血压、痛风之类的毛病都来了。

    其实这个时候,大唐的历史走向,已经被苏大为稍稍改变了一些。

    比如程知节和苏定方征西突厥的进程。

    又比如鲸油灯和烈度酒、公交署和牙刷的发明。

    还有就是把后世的情报理念,引入大唐,成立都察寺。

    但这些都还只是细微末节。

    虽然时间节点和事件上,有些偏移,但大体,还是按着历史既有的方向在前进。

    “我倒是想多改变一些,奈何一人之力,总不能点出个科技树来吧?”

    坐在书房里,苏大为放下手中的笔,自言自语道:“要想改变社会,要么从思想上,要么从科技上,论思想,我是比不过后世的伟人,论科技……算了,我也就懂点常识,又不是理工科的,想升级整个社会的产业,带动生产力……洗洗睡吧。”

    他摇摇头。

    现在的情况是基本的生存和安全实现了,都有那么点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意味。

    苏大为手中掌权,何尝不想多做点什么。

    但是所谓圣人三不朽,立德和立言,他就别想了。

    最多抄几首诗,离圣人的标准,差了十万八千里。

    也就或许立功上还靠点谱。

    当前要说立功,除了继续加大情报网,替未来的大唐灭高句丽和百济送上一份助力。

    好像……

    这也不怎么显功劳。

    自古以来,情报部门,都是藏在水下面,不显山不露水。

    几乎不会记于史册上。

    摇摇头,苏大为揉了揉眉心:“迷惘啊,静极思动了,要不要再出去活动下筋骨?不过,高句丽之战到白江口消灭倭人水军,好像还有个五六年吧,这么久,谁特么受得了。

    在家里守着老娘和小苏苏,查查案子,数数钱,这种日子它不香吗?”

    自言自语着,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

    人真是,一闲就生出事来。

    这心猿意马难降伏啊。

    又想来个自我实现,又想守着一亩三分地,钱多事少离家近。

    这怎么可能。

    鱼和熊掌岂有兼得的。

    对了,说来好久没去玄奘法师那里了,回来后好像只去探望了一次,法师也越见苍老。

    也不知玄奘还能活几年,得找个时间再去控望一番。

    院外突然响起脚步声。

    苏大为停止思索,抬头看向大门。

    过了片刻,听得有人敲门哔剥作响。

    聂苏轻盈悦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阿兄,高大郎来了。”

    高大郎,就是高大龙。

    苏大为道:“请他进来吧。”

    书房门推开,露出聂苏那张娇俏的脸。

    说来奇怪,这几年聂苏除了身量长开,个子更高了些,面容却无甚太大的变化。

    对苏大为来说,妹子似乎属于童颜……咳咳。

    邪恶的念头打住,咱是正经人。

    “阿兄,你一个人在书房做甚?都不让我陪你?”聂苏张着一双猫一样大大的瞳子,透明且澄澈。

    “我这有些公务要做。”

    “那你不需要红袖添香吗?上次你说,夜里挑灯读书,旁边伴一美人,最为快活。”

    “咳咳~”

    苏大为老脸一红,不禁连连咳嗽。

    外面早传来高大龙的笑声:“甚么快活不快活的,阿弥,不是我说你,你看大虎都说上婆家了,你怎么还没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柳娘子应该都着急了吧。”

    说话间,高大龙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身黑衣,走路带风,背上背着一个包裹,像是一把剑的形状,具体是什么一时看不出来。

    “何止着急,柳娘子恨不得拿刀砍我了都。”

    说起婚事,苏大为就无奈了。

    老娘天天在耳边念抱孙子,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苏大为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特别是,听说苏庆节、周良和高大虎他们,都先后结亲。

    一群好兄弟里,似乎就剩苏大为还单着。

    算算年纪,在大唐如苏大为这般,二十好几还单身的,除了实在穷得揭不开锅,谁会如此?

    为此,柳娘子没少找媒人,一心想给苏大为说门亲事,把这生米煮成熟饭。

    结果求亲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弄得家里乌烟瘴气。

    聂苏为了这还发了好一阵脾气。

    最后是苏大为把媒人全都赶跑,又扬言自己的婚事只有皇后才能做主,这才没人敢轻易上门。

    虽不敢上门,但私下打听,求到柳娘子这里的人也不少。

    苏大为虽然不良帅说出去似乎不如朝中大官威风,可对市井而言,还是有莫大的吸引力。

    想想后世的派出所所长……

    更何况,大家也都听说,苏大为曾与宫里的皇后有旧。

    柳娘子急啊,几次揪着苏大为的耳朵问他究竟看上哪家的姑娘,苏大为就是不吭声。

    逼得有一次柳娘子差点说要拉根绳索悬梁,不然对不起苏家列祖列宗,居然到这一代给搞绝后了。

    苏大为怕了,这才弱弱的说,自己想要晚婚。

    差点把柳娘子心脏病给气出来。

    这何止是晚婚,简直是就是化石婚。

    眼看着周良儿子都生出来了,苏大为这里连相亲都不愿意。

    柳娘子真是怎么也想不通,让儿子结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

    前两天还为这事闹过呢。

    说苏大为再不解决终身大事,她就要拚着老脸去宫里求武皇后,给苏大为说一门亲事。

    天天被老娘逼婚,苏大为现在也是头疼得紧。

    “阿弥,你不娶妻也就算了,至今连女人都没一个,想我当年带着大虎,我们十几岁就……”

    高大龙正在这里吹牛逼。

    聂苏冷着脸,手掌往桌上一拍,拿眼一瞪高大龙:“要喝什么茶?”

    “随便吧。”

    “没有随便,说一个。”

    聂苏的眼睛挟刀带棒的直瞪着他。

    高大龙猛地醒悟:“小苏你这是怪我话太多啊,哈哈~男人嘛这……”

    眼见聂苏脸色一寒,身上涌出危险的气息。

    高大龙人精一般,马上改口:“不说不说,给我来碗冰的就行,对了,多加点冰,我跟你阿兄谈公务,谈公务。”

    见聂苏气鼓鼓的瞪着自己,高大龙赌咒发誓,绝对是公务,好不容易才把聂苏给哄出去。

    “这位姑奶奶可真难伺候……”

    高大龙咧了咧嘴。

    他一辈子做大团头,脸上不自觉得就带着几分煞气。

    笑的时候也给人感觉像是头笑面虎。

    刚才捏着鼻子,放下身段去哄聂苏,可亏着他忍住。

    “阿弥,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该给小苏说门亲事了?就算你自己不想找,也得把妹子终身给安排上不是?”

    高大龙眼珠一转:“可不怪我多嘴啊,若不是看你的面子,我才没必要这样哄一个小娘子……哎。”

    他猛地醒悟过来,指着苏大为道:“该不会……”

    “我不是,我没有!”苏大为否认三连。

    “你该不会是喜欢男色吧?”

    “你滚!”苏大为只觉得额头上青筋都暴了起来。

    神特么的男色,老子取向最正常不过了。

    “这么大年纪始终不纳女人,不正常。”

    高大龙摸着下巴,脸上挂起狞笑:“禽兽。”

    “你说什么?茅厕点灯找屎是不是?”

    苏大为伸手就去摸刀。

    “还说不是禽兽?你既不喜男色,又不娶妻,聂苏这么大了也不说亲事,你俩那点心思,嘿嘿……也就家里柳娘子看不透吧?”

    “信不信老子一刀砍了你狗头!”

    苏大为勃然变色,跳起来骂道:“你说什么疯话,聂苏是我妹子!”

    “又不是亲的。”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西甲赫塔菲| 女主会算命的小说推荐| 女主会算命风水的小说| 中国最准的免费算命网老黄历| 免费算命很准的网站下载| 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2020狗五月份财运| 中国算命大师排名| 算命先生图片| 眼睛算命图解| 好看的算命风水小说| 91算命官网| 算命婚姻网| 2020算命免费| 占卜算命每日一卦抽签| 2020周易免费算命| 免费算命网站查询| 算命电影有哪些| 算命免费 占卜| 网上算命最准的网站| 免费算命网最准的网站|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猪| 算命网免费算命 大全一生运势| 我亲身经历的算命高手| 狼子算命小说李天| 2019免费算命一年运势| 翻册算命详解| 大家最新找算命网免费算命| 算命的话能信多少| 现代算命准的真实经历| 算命最准的网站排行| 八字算命免费排盘|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大全| 抽签算命观音灵签100每日一签| 算命软件哪个最准最全| 算命网生辰八字| 算命不求人免费算命| 下载算命软件免费| 算命先生是怎么算出来的那么准| 下载算命软件免费| 别让算命毁了你| 生辰八字算命自己什么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