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历史军事 > 攻约梁山 > 695山东乱6
    张宗谔建立这处根据地和管理这里的手段,其实是学习的沧赵家族收获天下人心的方式。

    公平、仁义,守信,大方,心胸宽阔.......言出必行,带领大家过好日子,这些他都学会了也做到了。

    其实,自觉不自觉地学习赵岳家的作派的强人很多,不止张宗谔。

    象杨进、丁进,这些闹起来的起义领袖,在以前的日子里都是搞了类似赵岳家的待人模式,从而聚起了兄弟竖立起更大的威望,才有了不凡的号召力能轻易拉起成千上万的人手闹起起义。

    得人心者得天下。

    这道理,太多人懂的,却很少有人真懂得怎么去做,或者是不肯真那么去做。

    赵岳家以最经典的行为模式让天下人亲眼看到了所能形成的巨大影响力看到了最有力的收拢人心的方式,诱惑的或逼得有野心的人跟着学跟着那么真去做。

    比如,方腊集团的那些头头们就是这样。

    方腊当教主策划起义推翻宋王朝或划江而治,起初他是真心想给天下的贫苦百姓或者是给江南的百姓建立一个公平美好的新王朝,他真心想为百姓做点什么,但,无论他随着势力的壮大、生活的富奢荣华有没有变心变志,他都改变不了集团的大小干部们变成宋官僚一样的**者。

    这种领导层的集体堕落与方腊本人的志向与能力无关。

    这是中国上千年形成的社会传统政治风气决定的。个人怎么可能扭转整个社会的恶劣。

    但,赵岳家强横一次次粗暴打击这些妄想取代权力享受纵意**的人,以科技国家的无敌力量从外部强行改变着宋国内部的整体社会形态,逼得野心家们不得不学赵岳家以仁义收人心。

    赵佶这帮已经坐了江山权势在握的人却是不会学习赵岳家善待天下人。

    他们的信念是,我辈皆是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我们是最出色的智者精英,我们有权,有钱粮,有军队,我辈有依仗,有一切优势,我们还能玩不过什么也没有的泥腿子蠢货小老百姓?

    至于海盗本质正是统治者鄙夷不屑的泥腿子小民,却把当官当皇帝的他们轻松搜刮干净甚至随意杀了不少,这个,他们就选择性遗忘了,并不以玩不过为耻,也不认为小民真那么可怕。

    在他们眼里,那属于外部势力,属于意外的不可抗力。

    斗不过外国人,被外国打杀抢惨了教训了,他们就能心中无愧地面对这种无能与耻辱。

    他们念念不忘的是,既然我已经是统治者,既然权势已经在握,既然天下人的身心命运以及天下的财富都已经掌控在我手心里了,那么我就有资格享乐,就可以尽情享受**。

    人生太短暂,人能尽情享受的好时光更太短,所以必须抓紧时间竭尽所能的**享乐,一耽误,一错眼就老了享乐不动了。有机会纵情**却没干岂不白富贵了此生,太亏了........

    所以,赵岳轻易就操纵走了宋国人口人才......轻易就建立了推翻宋统治和整治世界的力量。

    直到如今,宋统治者也仍然不醒脑子。

    其实是从赵佶往下都坚持不肯醒。

    政权还在手里,自然是能多**快活一会儿就尽量多一会儿。奢侈糜烂才活得有意思......

    还只是野心家,还没掌到国家权力的人自然就不能这么任性干了,也没那个条件。

    张宗谔学习成功,这回是坐稳了统领的宝座。

    他却并没有趁机就势露出强势霸道,仍然玩狡诈搞他的公平甚至民煮形象。

    对那些口上遵他,心里却惦记着着机搞死他取而代之的家伙,他以商量的方式,建议说:世事已经发展到这一有利地步了,起义,大家都没意见,不能失去良机失去大家的富贵机遇。具体怎么搞,某的意见是,某只做总体策划,大家在这个总计划范围内干,免得动作不一甚至相互矛盾出现大失误。某并不干涉大家对本部的指挥权。各部在总体计划下可以自主攻伐。你想抢哪抢哪,想杀谁就杀谁,无论是杀贪官污吏还是要抢的百姓,都随便。战果也都归你们自己.......

    总的意思是就是,我们只是结盟,具体是各干各的,以后怎样,咱们各凭本事。

    这么一表态,各部落团伙的头头们就都满意了。

    还是过去那样,你张宗谔是大家的总统领,但我部当家的只是我,你张宗谔不得指挥我......

    他们在满意中认为张宗谔是在以此向大家妥协以缓和紧张起来的关系。

    随后,在张宗谔的主张下,商定,这一战先从密州这个富裕的大州开刀先试试。

    他们可选择的攻击方向只有三处。

    北边就是青州维州。

    无人区没啥可抢的,而且会触犯二龙山的利益和神经,招致官府以外的另一强敌。

    但,其它三边也不是好惹的。

    西边是兖州,那配备着朝廷剿灭二龙山强寇的大军,八千兵力,而且是精锐能打的,那,肉很肥,但骨头太硬,第一次搞军事打仗,冒然而去只怕是找灭。

    南边,也不可去。

    打南边是逼向了京城,会引起朝廷惊恐而重点对付,南边也设有军州,兵力不弱。

    唯一可打的只能是东边的密州。

    密州虽大虽人口多相对富些,也有三千驻军,却是三方最弱打了最安全的。

    沂州这伙反贼友好和谐气氛中商定好后,决定用张宗谔的主张先打密州并采取秘密方式打突袭,此次各部自由结合自由分头行动,但目标一致直取密州城,总共出动两万人,其中一万主攻,另一万为预备队兼负责接收战利品秘密转运回老巢。其它两万多人负责留守沂州老巢。

    他们都赞同张宗谔的意见,就算成功破了密州,也要坚持尽量保住老巢秘密不引人注意。

    为此,他们决定到了沂州与密州交界附近,会特意往北走段距离再散成一个个小团伙作农夫样潜入密州,意图争取就算有人发现了是强盗,也会以为是从青州来的二龙山强盗什么的。

    新军,尤其是小民组成的起义队伍,第一战打得怎样至关重要。

    第一次打仗,胜了,至少,新军会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些自信积极,若是胜得精彩漂亮,那往往会刺激得新军化身嗷嗷叫的骁勇敢战求战的饿狼,反之则会一战丧胆,甚至一蹶不振成为再怎么也整顿不起来的废物军,往往就没用了,抱幻想留着只是浪费钱粮和心血,不如果断砍掉。

    张宗谔收服的那些山东厢军逃兵全属于内地各州府的混子兵,看城门混日子的玩艺,其中不乏武力上有几下子的,但都没上过正经战场,至多是剿剿不成气候的山中蟊贼,并不真懂战争。

    张宗谔以前是混河北绿林豪杰的,并不真通军武,也没真正打过战争,但,他处在河北西路那以前时常得遭受辽军辽民组成的辽寇嚣张凶狂南下“打草谷”的地区,见识过打仗,开了眼,人又有脑子,总算比一般人多了解些军事军队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第一战的重要性并重视了。

    此战,一切其实都按他的预想和计划进行了,这只新的造反队伍顺利的立即展开了行动。

    各部自由结合的结果也令张宗谔暗暗得意。

    果然呐,那些势力弱小却数量最多、总人口也最多的小部落绝大多数选择了追随张宗谔。优势局面已经初步形成了。等打了此战,若是能取得大胜,能比其它势力获取更多好处,这个已经有的优势局面就会稳固下来形成张宗谔真正可用的手下,并且能分化瓦解其它几只大势力,赢得更大优势,张宗谔的盟主地位就坐稳了,等到再打别处,玩玩战场借刀杀人,嘿嘿.....

    对牢牢成为大当家这个美好结果,张宗谔心里是有绝对把握的。

    就你们这些狂妄自大却猪头猪脑的蠢货也配做我对手和我争老大位子。你目前人多势力大又怎么的?那不过是为我攒好的肉而已。这肉虽肥美,你却没能力享受了,只能以死酬谢我.......

    打密州也如张宗谔设想的几乎一样顺利,尽管并不算轻松。

    事先,张宗谔和各大部头脑挑选心腹精锐齐心协力共同组建了一只精干先遣队提前混入密州城中潜伏下来,做为破城战时的内应......这做起来并不难。

    由于宋国各地纷纷闹起义流寇,局势紧张,密州官府自然也不敢吊以轻心,贪官污吏最怕死啊,这两年来费心贪污**来的财富还堆在家里等着自己挥霍享乐呢,可不能被区区泥腿子刁民闹造反给弄死了来不及花用并且全归了刁民恶贼.......越是贪得多的越是担忧这个。

    那些绑着权力混成民间大户的家伙,即国灾后又涌现的一批士绅富商,也最怕被造反百姓报复杀抢了自己家。

    在这个国家局势动荡凶险的关头,官民这两股势力自然齐心协力严防起义严把城池。

    密州共有三千驻军,扣去县镇和所谓海防所用的人手,州城还有两千五的兵力,其中还有三百马军,这些兵力其实守州城已足够了。

    这在于密州城以前是朝廷眼里防海盗的海防重镇,城池是在老城基础上用水泥大砖夹着旧城墙重建成一体的新城,修得格外高大坚固,藏兵洞等防御设施当时也尽可能设置完善了。

    城外有宽阔的护城河环绕。新城门极厚实坚固。

    极其宽阔的城上配备着床弩,尽管床弩很少,总共就那么七八架,毕竟这不是北边关,没骑兵对手可震慑射阻,而且用床弩威胁和对抗海盗,那就是个笑话.....但还配备有不少抛石机,远程攻击武器弓弩箭也配备不少。驻军,还有几千集结起来协防守城用的义民民兵......

    这样的防御,对于没有火药破城门,甚至连象样的武器都不具备的农民起义军想攻克了,只能靠用人命硬堆硬拼,这无疑太难了。

    小民,命不值钱,但却不是不怕死,自己个懂得珍惜.....

    这让密州的统治阶层对城防都相当有自信。

    还有,正象张宗谔这帮人判断的那样,由于山东一北一南有二龙山和水泊梁山两大牛叉强寇势力在,山东官府都很怕自己治下闹出官逼民反来便宜壮大了二寇却弄丢了自己的脑袋,因而,在征税上就没敢象别处那样过于贪婪迫切也过于敢暴敛,理智的抑制了贪婪心,定的税负相对轻,只敢在朝廷规定的基础上稍多加了三两分,想先这么试试看,顺利,则再找理由多征些......以前就是这么玩着花样的逐步征,挤牙膏一样,耍得治下愚蠢小民乖乖把发的国难财全挤出来了.....但,这个反复协商好的美妙得意计划还没来得及实行,离京城近的淮南河南就暴发了抗税起义大风暴.......吓得山东诸州府顿时就先老实观望起形势.......这税就拖到现在一直没能征。

    这直接决定了山东治安的稳定,到现在也没闹出什么民乱抗税起义。

    这是幸运,大幸运。

    狗官们在庆幸自得自己的英明的同时,见治下百姓该干什么就在干什么,与往常一样忙着劳作谋生过小日子,没有什么大异常,刚开始也紧张不敢大意,但时间长了就难免放松了......

    领导们放松了,不再那么勤奋严厉死盯着城防。守城的兵更会松驰下来。

    就比如说密州这的驻军,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全一水坏蛋,而且是不配守边也不配当京城禁军的坏蛋,是坏蛋中更差劲的。你还能指望这样的兵如何有自觉尽到职责。

    密州城的四个城门照常都是开着的,与平时一样可以自由进出,当然,把守和检查进出的兵力与协守的民兵增了数倍,仍是高度防范状,所谓检查进出,其实已自动变成了官兵趁机敲诈百姓捞油水的刁难......却至少表面看是仍然很森严的,但,这就是张宗谔部可钻的空子。

    对把门官兵和民兵来说,最难的是鉴别进出城门的人哪个可能是贼患。

    如今,宋国东部地区的人口成分太杂了。

    密州这,本地人极其稀少,主体是河北山西河南等地的外地人,不乏原本在偏僻山野中生活的少数民族,光是语言就五花八门极复杂难通,面目形象也五花八门,守军很难识记清楚。

    另外,守军成分也同样复杂,几乎哪个地方的人都有,朝廷特意如此混编的,军队心不齐,守门军听音见到老乡会高兴,若是这个老乡还识趣会说话,守军自然就会放放手.......

    这都是漏洞。张宗谔部大加利用了。
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西甲赫塔菲| 华盛算命官网| 算命免费生辰八字什么命| 算命网免费算命零四五五| 免费李天算命小说全集| 周易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婚姻| 免费算命生辰八字运势| 算命超准的真实经历| 算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手机号码算命计算公式| 算命不给什么人算命| 好看的算命小说| 算命小说推荐|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2020年全年运程| 农历生日算命免费139| 算命事业与财运| 面相算命图解| 易经六十四卦占卜算命| 姻缘算命超准免费| 在线八字算命最准的网站| 算命事业与财运免费| 易经算命| 生辰八字算命婚姻配对| 免费算命八字算命婚姻| 免费算命2019年运势|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婚姻| 算命准吗能信吗婚姻| 算命先生拒绝给我算命| 在线算命免费360| 算命事业与财运免费| 算命免费网址| 测八字算命| 我是一个算命先生全集| 算命大师在此免费算命| 最准的八字免费算命| 算命纪录片高清版| 算命不求人免费算命婚姻| 八字算命免费详批财运汉程运宫网| 算命李天找到亲生母亲了吗| 八字算命免费详批财运方向| 算命财运婚姻|